11
2020
02

枭宠女主播老人的无奈:坐在轮椅上也不想承认自己已经老了-加拿大养老

老人的无奈:坐在轮椅上也不想承认自己已经老了-加拿大养老

我在加拿大老人院整整工作九年的亲身经历(20)
这是一个在加拿大老人院工作九年的华人写的亲身经历,它能帮助我们从一个侧面了解加拿大老人院。
劳拉是一个由于中风而半身瘫痪的病人,她来老人院时只有57岁, 所以Golden Gate 对她来讲不是老人院,是护理中心。
她住在P区的一个双人房间的1号床位上,这个床位离护士办公室最近。
劳拉不光是半身瘫痪,而且半身僵硬,手和脚紧紧的佝偻到一起,样子十分悲惨。然而最折磨她的是极度的疼痛。我们经常可以听到她因疼痛而说胡话,有的时候则是那撕心裂肺大声的嚎叫; 嗷! 嗷!她是靠吗啡维持生命的。
劳拉是从医院来的,所以刚来时,她一天到晚老是穿着医院用的那种长衫,有的时候由于疼痛,她连这种医院用的长衫都穿不住,只好光着身子躺在那里蒋申,样子看着很凄凉。而每当我看到劳拉这悲痛的生命时,从我的内心深处总是会发出一声吼叫:“上帝呀,你在哪里?你的 Power 又在哪里?请你救救她。”
在劳拉床对面的墙上挂满了照片,照片上的劳拉不但总是穿的漂漂亮亮,而且还很时髦。她曾经告诉我说她喜欢旅游,喜欢去沙滩度假,喜欢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去吃饭看电影逛商店,可以看出来,她是个热爱生活的女人。
看着墙上的那些照片,不会有人想到照片上那笑的如此灿烂的女人就是现在这个躺在床上,被疼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的劳拉。

我很同情劳拉,这么年轻就被病痛折磨的不成人样子了。如果我在P区上班,我总是喜欢坐在她的床前听她说点什么。 她说她唯一的女儿已经结婚了,她以前的工作是会计,而她过去的男朋友是个律师,她最喜欢的餐馆是“Round Table”,他们经常去那里吃饭。她爱她的女儿,爱她的男朋友,爱她的工作。 唉,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在她的心里依旧充满了对生命,对亲人的爱,可是她再也不能够活生生的去爱了。
有一次我见到了她妹妹和她女儿一起来看望她,我对她们说,我很同情劳拉,对她来讲这里不是医院,这里是她最后的家,希望她们能去给劳拉买几身那种后背开的睡衣和白天穿的裙子,越漂亮越时髦越好。一是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劳拉老是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让人感到非常的Sad ,二来尽管她不能再出去看电影下馆子逛商店,旅游和度假了,也许永远不能了,但我希望她还是能像她以前那样,穿的漂漂亮亮的,至少让我们大家也能为她多少感到一丝丝的宽慰。
后来我看到劳拉的衣橱里添了很多非常漂亮的衣服。
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劳拉带给我的那巨大的恐惧,老实说,我怕死,但我更怕我失去做人的尊严。假如有一天(这实在是一个可怕的假设)我像这个样子,我宁愿死掉。如果我连杀掉自己的能力都没有的话,我希望,即便就是我必须苟延残喘,请给我留一点,哪怕就是最后的一点点做人的尊严 – Dignity。
老人们起床后, 一定要被换洗的干干净净,眼镜假牙一样也不能少的都要给老人们带上装上。有些比较讲究的老太太还要求给她们画画装,擦上口红或撒点香水什么的,而乌克兰老太太们在出门之前则永远都不会忘记她们的“巴巴施卡”(纱巾的译音)。
老人们起床后,坐轮椅的要被推到餐厅去,能自己走的也要领着她们或督促他们去餐厅。最有意思的是在吃饭前还要给他们围上围兜,以防吃饭时把刚换上的衣服弄脏了。
有的老人拒绝带围兜吃饭。有一次我问一个老太太是否愿意带上围兜吃饭时,她瞪了我一眼后恶狠狠地说:“我不需要这个,我不是小孩子!”
这句话让我觉得很好笑, 我朝餐厅里看来一眼,我看到坐在餐厅里的老人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挂着个围兜,像是托儿所里的孩子。看着这些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世纪老人们,我不笑了。他们曾经年轻过,他们曾经漂亮过,他们也曾潇洒过,可是现在他们老了,他们要像孩子那样带着围兜吃饭,甚至需要有人给他们喂饭。然而,枭宠女主播在他们中间很多的人却就是不愿意接受这样无情的现实,这就是人生?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这样,不想承认了自己已经老了。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老人们的早餐基本上每天都差不多,有烤面包,有的时候是一种软乎乎的摊煎饼,吃的时候上面浇上一种糖稀,还有贝肯 (一种腌制的五花肉),麦片粥加红糖,果酱,炒鸡蛋,牛奶,果汁,咖啡和茶。
加拿大的茶不像中国的茶是绿茶,他们喝的是红茶,和咖啡的颜色一样, 很多人喝的时候喜欢加牛奶和糖,就像喝咖啡一样。

记得有一次老头威廉姆要喝咖啡,厨房给他倒了一杯咖啡,不知到是人老了味觉不好了,还是老人院的咖啡不好,老头喝了一口说那不是咖啡。帮厨的,护士护理们轮流做他的“思想工作”跟他说那就是咖啡,但是无论你怎么说,这老头就是固执的说那不是咖啡。我在一边看着实在忍不住了,就过去问威廉姆,你说那不是咖啡,那你认为那是什么? 老头一口咬定说是茶。
我转身去厨房拿了杯茶,给老头,说:“你试试看有什么不一样的?”
老头尝了尝后,指着咖啡说:“这是浓茶,”然后又指着茶说:“这是淡茶。”
咖啡是浓茶,茶是淡茶,说的多好。哦!我无可奈何的直翻白眼。老头看了我一眼后说:“别翻你的眼珠子!”
听到这个我摇了摇头笑了,老头生气的又对我说:“有什么好笑的”。
哎呀,我没敢真笑,我这可是苦笑呀。
有的时候,如果有家属向老人院提出一些特别的要求时,厨房也会依照家属的要求去做的。 印度老太太Petel,按照家属的要求,厨房总是专门给她做些印度饭,哎呀,那咖喱味就别提有多浓了,弄得满世界的咖喱味。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