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21
03

栀香如酥莫族史之宋·五子登科-莫网信息

莫族史之宋·五子登科-莫网信息

宋建炎三年(1127),仁和(今杭州)人莫琮(字叔方)因避战乱,迁居崇德(今桐乡市崇福镇)崇福寺西,遂定居于此。莫琮(北宋太学生)生有五子,元忠、若晦、似之、若拙、若冲,因家教有方,俱成进士。时人比作“燕山五宝”。
莫元忠,字子直。莫琮长子。宋乾道八年(1172)登进士第。历官历阳(今安徽和县)主簿,怀宁(今安徽西南部)县丞,名声很大。迁升为义乌(今浙江义乌)县令时,适逢天荒歉收,元忠以粮赈济,灾民免于饥饿。不久,升为德安府(今湖北安陆)通判,两次代理知府。任内,元忠捕强寇,惩首恶,百姓赖以为安。又因德安遇兵火劫,学校、贡院皆遭毁,元忠筹资重建。后代理景陵地方官,克尽其职,惟以教育为先务。修葺校舍,增置学田,充实办学经费,凡他所任之处乡学昌盛。后辞官归里,乡里父老皆感恩铭德。元忠好文辞,为文温雅蔚赡,有古人风致。
莫若晦,字子明。莫琮次子。未弱冠(未成年)即考中秀才。南宋绍兴三十年(1160)登进士第。历任江东帅幕、平江(今苏州)通判,迁升宜春(今江西西部)知府。抵任后,他深入民间,调查研究,发现当地积弊已久,百姓负担过重。遂将四乡百姓拖欠的数以万计的钱,全部免去,以宽民力。这一年,地方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于是葺乡学、筑城堞、修浮桥、兴驿站,宜春百废俱举。后郡遇火灾,烧毁民房无数,若晦发公款赈济,获百姓称颂。时人谢艮斋赋诗云:“从此宜春夸盛事,指将椿桂作甘棠。”以功提升为工部郎中。继而以宫观官离任(称“奉祠”,即五品官以上官员退休仍领俸禄)。后复出任徽州(今安徽歙县)知府,又改任严州(今浙江建德)知府。严州向有虎患,若晦到任后,即刻整顿刑政,开发山林,召民驱虎,虎患遂息。当地名士作“虎渡河颂”赞之。适遇大涝,若晦又竭力拯救,活民甚众。继后,转任湖广南庾提举。因若晦性正直,当朝权臣恨其不附己,便改授其为毗陵(今江苏武进)知府。若晦拒不赴任。归里,终老于家。
莫似之,栀香如酥字子饮。莫琮三子。南宋淳佑四年(1244)甲辰考中进士。任丹徒(今江苏丹徒)尉,整肃腐吏;撙节公费,成绩灿然。
莫若拙,字子才。莫琮四子。南宋淳佑元年(1241)辛丑考中进士。任真州(今江苏仪征、六合一带)教授。修贡兴学,美名盛传。
莫若冲,字子谦。莫琮幼子。南宋淳熙二年(1175)登进士第。历任安吉(今浙江安吉县)县尉、毗陵教官、安吉知县。任毗陵教官时,他随使臣出使新疆,一路见中原受“异族”蹂躏,赋诗30余首,抒发其心中忠愤之气。在安吉任知县时,为政平允,安抚百姓,尽心尽力,人称“清明的父母官”。后又任吴江(今江苏吴江市)知县、闽漕元幕,登文检院司农簿,升任岳州(今湖南岳阳)知府。初至岳州,即办杀人疑案,察访验核,明断如神,被当地百姓誉为“神明之官”。时岳州常闹饥荒,饥民骚动,群盗蜂起,若冲督捕首犯,赈济饥民,全境帖然。旋调全州(今广西全州)知府。州处湘江源头,壤高水浅,客船畏惧而不至,漕司无法解缴军粮,若冲发官款造船装运。次年,洪水泛滥,亦赖此官船济渡百姓。后升任大理寺丞。旋请外调,授永州(今湖南零陵)知府。未赴任,以祠官衔回归故里。若冲生性淡泊,为官清廉,无声色之好。居乡乐善好施。以“足闲”名其堂。在家优游林下,饮酒赋诗,不亦乐乎。二十年后逝世。生前著述有:《语溪集》十卷、《清湘泮水酬和》一卷。
莫氏五子登科,殊为难得。曾奉旨建五桂坊及椿桂堂。后石坊圮废,今五桂坊弄名尚存。莫氏墓葬在原芝村乡(今属崇福镇)莫墓村,村名也由此而得。

沈海清《崇福莫氏兄弟》一文,对发生在北宋末年崇德(今桐乡崇福)莫氏五子同登进士科的记载提出质疑,认为五子非同胞弟兄。按莫氏兄弟的同时代人谢谔(1121~1194)作于宋绍熙三年(1192)的《椿桂堂记》有“秀州崇德县莫氏……亲生五子,俱登进士科……(莫氏兄弟)同气联荣,以至于五,世所罕见矣”的记载,则知莫氏五子为一母所生。崇德莫氏“五子登科”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历史,对其真实性是大可不必怀疑的。本期《人文地理》特刊登 沈惠金先生文章,详细解说莫氏五子,以飨读者。
《三字经》中有一句:“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窦燕山,原名窦禹钧,五代后晋时期人,老家蓟州渔阳,也就是今天天津市蓟县。渔阳属古代的燕国,地处燕山一带,因此,后人称窦禹钧为窦燕山。窦禹钧有五个儿子,家教甚严,建书房四十余间,买书数千卷,聘请名师教读。在窦禹钧的培养教育下,五个儿子先后登科及第,成为国家有用之才。当时有一位叫冯道的侍郎曾赋诗赞曰:“燕山窦十郎,教子有义方。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
无独有偶,南宋时期,崇德县也传出了莫氏兄弟“五子登科”的佳话。南宋大诗人范成大作诗赞曰:“君不见衣冠盛事今犹昔,前说燕山后崇德。联翩五组带天香,世上籯金贱如砾。他年诗礼到云来,日日高堂称寿杯。桂长孙枝椿不老,却比窦家应更好。”从此,一代又一代崇德人沐浴在濛濛的历史烟雨中,带着范成大的情怀,乐此不疲寻找着这书香翰墨,椿灵桂丹的遗踪。
事情还得从莫氏兄弟的父亲莫琮说起。北宋末年,仁和(今杭州)人莫琮以贡生赴汴京,入太学,试集英殿,名列官簿。当时金兵南侵,北宋王朝已处于风雨飘摇的地步。建炎三年(1129),因避战乱,莫琮随宋室南渡。一路颠簸,行至崇德,感受到此地民风淳朴,有崇文兴教的风气,且交通便捷,南来北往的商贾,风帆浪泊,出入于烟波杳霭之间,他被这里充满诗情画意的水乡风光所吸引,更被几年前这里诞生过状元沈晦而感叹,莫琮认定崇德是一块钟灵毓秀的宜居之地,因此连故乡仁和也不想回去了,便定居于崇福寺西。
莫琮娶了个贤惠的妻子袁氏,先后生下五个儿子,取名元忠、若晦、似之、若拙、若冲。莫琮学有根柢,研习经史,博通儒道,十分重视对儿子从小进行品德性格和学习方法的教育培养。由于莫琮家教有方,莫氏兄弟勤奋攻读,互相勉励,先后都考中进士。五子登科极为罕见,崇德莫氏兄弟由此声名远扬。
莫氏兄弟中最聪慧的是老二莫若晦,未成年即考中秀才,绍兴三十年(1160)登进士第,成为五兄弟中第一位进士。老大莫元忠,不甘落后,奋起直追,于乾道八年(1172)考中进士,为莫家再夺一金。莫氏兄弟中最年幼的莫若冲,快马加鞭,抢跑在三哥、四哥之前,于淳熙二年(1175)金榜题名。
崇德莫氏一门接连出了三个进士,名声大振,殊不知好事还在后头。南宋淳熙八年(1181),莫家老四莫若拙和他的两个外甥陈之纲、陈之纯高中同科进士,前来贺喜的达官贵人、亲朋友好差点踏破了莫家的门槛,喜得七十高龄的老母亲合不拢嘴。这可急坏了老三莫似之,他暗暗使劲,三年后即淳熙十一年(1184)果然又为莫家再添一名进士。至此,莫氏兄弟五子登科,成就中国科举史上一段千古佳话。

崇德县令朱軧奉旨在莫氏居住的地方建造五桂坊以示旌表。时任军器监丞、舒州知州周必正题写椿桂堂匾额,并赋诗两首相贺,相继题咏者更是不计其数。与莫若晦同科的进士林大中作了一首《题椿桂堂》:“诗礼栽陪岁月深,流芳到此见天心。桂枝竞秀椿难老,宽占堂前十亩阴。”后来升迁为吏部尚书的袁说友也有《题椿桂堂》诗:“槜李朱门伯仲佳马小翠,声名籍籍到天涯。一经早已传韦氏,五桂今重说窦家。满眼衣冠真盛事,几年棠棣看联华。兰台曷与编青史,要使文风万世夸。”后来成为永嘉学派掌门人的叶适也有《题椿桂堂》诗:“九官八士古之良,灵椿丹桂后腾芳。冯公诗意虽短陋,闾里传诵终难忘。君家同生五兄弟,短檠伴夜东方启。黄旗两记张庆闱,紵袍三号趋文陛。辞华标角人力能,科名均齐天所兴。作堂不须栋梁好,但种此木高千层。透日垂阴香未歇,满庭车骑同时列。更将磊砢替团团,留与北风观壮节。”
焕章阁直学士新喻(今属江西)人谢谔亦是莫氏兄弟的同时代人,他于绍熙三年(1192)写过一篇《椿桂堂记》,文中曰:“范文正公《叙燕山窦氏》中有‘一椿五桂’之句,自后继之者未易,唯今秀州崇德县莫氏可俪其美。”对莫氏兄弟登科年代记载甚详。
莫氏兄弟早年奉亲力学,喜获金榜题名之荣,成为对社会有用之才。在他们日后的宦海生涯中,各自发挥聪明才智,造福当地百姓,其事迹亦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老大莫元忠,字子直,是个忠厚之人,年轻时受到时任崇德县主簿时檄的赏识,时主簿托人为媒,欲将小女儿许配于他。时小姐是名门淑女,才貌双全,莫氏夫妇甚是高兴,元忠却顾虑重重对父母说万万不可,他说时檄的大女婿张孝祥已文名籍甚,自己还只是一介贫士,不敢高攀。莫氏夫妇无奈只好婉言相辞这门亲事。时檄闻之笑笑说:“莫子品德美好,岂为久居贫约耶!”结果,还是把小女儿嫁给了莫元忠。时檄果然是慧眼识英才,后来张孝祥高中状元,莫元忠也进士及第,两个女婿皆为当世名士。莫元忠历任历阳县主簿、怀宁县丞、义乌县令、德安府通判、德安府代理知府等职。在地方官任内,克尽其职,唯以教育为先务,修葺校舍,增置学田,充实办学经费,凡他所任之处,无不乡学昌盛。后辞官归里,提请地方官修葺校舍,增置学田,促进乡学发展,乡里父老皆感恩铭德,都说元忠为文温雅平易,文辞丰美,德才兼备,有古人风致。
老二莫若晦,字子明,为官清正,政绩也是可圈可点。绍熙二年(1191),升任袁州(今江西宜春)知州。抵任后,莫太守深入乡村,考察民情,发现当地积弊已久,百姓负担过重。于是力主节俭,痛惩夙弊,将四乡百姓积欠的数以万串的铜钱,全部免去,以宽民力。于是,民生得到改善,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一年之内,葺校舍,垦荒田,筑城堞,修浮桥,兴驿站,举办实事甚多。当时府城遭火灾,莫太守发公款赈济,获得百姓称颂。时人谢艮斋赋诗云:“从此宜春夸盛事,指将椿桂作甘棠。”莫家五子登科的故事和莫太守把八十岁老母迎到袁州府衙侍奉之事,在袁州闾巷传为盛事,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莫若晦还写了不少赞颂袁州名胜古迹的诗篇。如《震山岩》:“一岩孤峻出尘埃,下瞰僧坊七宝台。鸿鹄凌空无碍去,浮山供望有情来。临风笑语飘飘远,举酒襟怀落落开。莫讶作诗诗句好,醉魂飞自月边回。”反映了他对袁州景物的爱慕和热恋,这首诗在袁州流传了几百年。莫若晦勤政亲民的形象也永远定格在袁州的历史天空。莫若晦以功提升为工部郎中。后出任徽州知府,又改任严州(今浙江建德)知府。严州向有猛虎出没伤人,莫若晦到任后,即刻整顿刑政,开发山林,召民驱虎,虎患遂息,当地名士作“虎渡河颂”赞扬莫太守的功绩。莫若晦后来又升任湖广南庾提举,终因居官正直,从不阿谀奉承,当朝权臣恨其不附己,便改授其为毗陵(今江苏武进)知府。莫若晦拒不赴任,辞官归里,终老于家。
老三莫似之,字子饮,曾任丹徒县尉,负责侦查破案、缉捕盗贼、专项犯罪打击、日常治安管理等事务。据说在任时整肃腐吏,节约公费,成绩灿然。老四莫若拙,字子才,曾任真州(今江苏仪征、六合一带)教授、修贡兴学,美名盛传。后来升任浦江知县。莫氏五兄弟中,就是他的官声稍微差一点。
莫家老五莫若冲,字子谦,历任安吉县尉、毗陵教官、安吉知县、吴江知县、闽漕元幕,登文检院司农簿,后升任岳州(今湖南岳阳)知府。初至岳州,即办杀人疑案,察访验核,明断如神,官民叹服。岳州连年灾荒,饥民骚动,群盗蜂起,若冲督捕首犯,赈济饥民,全境帖然以定,不久调全州。全州盗寇猖狂,且处湘江源头,壤高水浅,客船畏惧而不至,漕司无法按时解缴军粮。莫若冲就果断动用官款造轻舟,解决了军粮搬运难题。第二年,当地洪水泛滥,全靠这些官船用来抗洪救灾、济渡百姓。后来,莫若冲官职升到大理寺丞,但他开始厌恶官宦生活,不再有仕进之意,外调他任永州(今湖南零陵)知府也未赴任,于嘉定五年(1212),以祠官乞归故里,故乡人称他为莫寺丞。他居住在南广福寺(南寺)的南边,西俯张泾(中沙渚塘),南瞰语溪(南沙渚塘),以“足闲”名其堂,在溪光野色中优游觞咏度过近二十年余生。莫若冲生性淡泊,为官清廉,无声色之好。晚年居乡乐善好施,修桥补路之类好事做了不少。他家东边有座名叫东兴的小木桥,莫元冲独资捐助易为石桥。此外,从南沙渚塘口的语溪桥东至张泾一带,当时是热闹的民居,但道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尤其是下雨天道路泥泞行者不便,张泾虽有石桥,阔仅三尺。莫元冲带头捐资,用砖铺设街道路面,又重建张泾桥,改名为通济桥,桥面宽敞可通车马。东兴桥以东至沙渚高桥,徒步挽舟都是田塍路,风雨之晨,冰雪之夕,道路泥泞,行人叫苦不迭。当时,演教寺僧思齐、蕴常为民做好事,自演教寺往西先已布石三里。经莫若冲倡议,分遣缘化,雇船运石,数年间其余二十余里路面全部布上石板,行者无不赞叹。故乡人对莫若冲非常感激,莫氏五兄弟中唯有他死后入祀乡贤祠。莫若冲文章诗词也很出名,著有《语溪集》十卷、《清湘泮水酬和》一卷。
值得一提的还有,莫若拙的儿子莫季谦、莫若冲的儿子莫汲、莫何和莫若冲的孙子莫仲通后来都中了进士。
岁月沧桑,五桂石坊早已不知圮废于何时,而五桂坊弄名至今尚存,它是崇德人文底蕴深厚的象征,也是那段辉煌历史的缩影。镇西还有个莫墓村,村名缘自那片土地上曾有莫氏的墓葬群。九百年来,崇德的父老乡亲一直为乡邦出了莫氏五子为荣,并以此作为教励子弟勤奋好学的生动教材。事实上,莫氏五子登科的故事已经对崇德县崇文兴教的传统产生潜移默化极为深远的影响。早在明代,佥都御史邑人朱逢吉写的《秋风五桂》诗中已经把这层意思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诗曰:“莫氏五兄弟,联登科甲荣。一门关世教,五桂立芳名。仙树月中老,里闾天下清。题诗劝乡俗,力学继蜚声。”

« 上一篇 下一篇 »